聊城城區初中“民改公”惠澤民生

發布日期 : 2020-01-13 點擊次數 : 來源 : 《山東教育報》(綜合版)

記者 魏學成 管恩武 廉德忠 蘇清華
  “聊城的教育問題,存在很多年了。大家都想著要進步、要變化。這不,現在終于改變了。”在聊城采訪,記者聽到最多的是當地群眾表達的對聊城城區初中“民改公”的獲得感。“孩子可以省兩年的學費約2萬元,還可以繼續享受文軒中學先進的管理方式和教育資源。這是看得見的實惠。”聊城市文軒中學初二學生張書源的媽媽賈慶榮談及該校“民改公”的變化時非常高興。
  有數據為證:在聊城市2019年7月組織的滿意度測評中,群眾對教育的滿意度較2018年同期上升了9.42個百分點;10月持續上升0.87個百分點,達到90.02分,教體局排名由倒數后幾位一躍步入先進行列。據悉,該市改制完成后,政府購買優質教育資源,惠及人民群眾,學生就近入學,促進了教育公平。僅學費一項,市、區財政每年支出多達1.8億余元,惠及22300多個家庭。
比例“倒掛”,造成教育生態不均衡
  “與學校是否公立相比,作為家長,我們更關心的是學校各方面的環境是否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長。寧可花錢,也要把孩子送到更好的民辦學校讀書。”文軒中學一名學生的家長告訴記者。正是這樣的認識直接導致了2018年招生季聊城市部分學生家長的集體上訪事件。記者了解到,事情緣起于當年聊城市為落實國家“小升初”政策,決定初中學校一律就近入學,民辦初中報考人數超過招生計劃的實行隨機派位招生。部分學生家長不理解,幾次聯合到省、市相關部門上訪,引發了負面輿情。
  何以如此?據聊城市教體局基礎教育科科長朱宏銳介紹,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,由于辦學機制靈活和政府給予的各項優惠政策,聊城市民辦教育發展迅速。到2018年,城區46所初中學校中民辦初中達15所,占三分之一多一點。但初中在校生人數則出現了嚴重“倒掛”:城區初中學生共5萬余人,有3.2萬人在民辦初中,城區初中公辦、民辦在校生比例為4:6。
  以文軒中學為例,該校是1996年由聊城市老教育工作者協會舉辦的一所三年制民辦初中,最初招生規模為每年級6個班,共18個班。到2018年發展為3個校區、169個教學班,在校學生達9104人。
  朱宏銳說,由于民辦初中教育教學質量較高并且采取選拔性考試招生,很多學生家長寧可每年花近1萬元的學費,甚至送孩子到“小升初”培訓班進行“沖刺”,也要將孩子送到民辦學校。與之形成強烈反差的是,公辦初中的優質生源和教學質量每況愈下,陷入惡性循環。對此狀況,城區居民很不滿意,以致該市義務教育的滿意度測評成績逐年下滑。
  聊城市分管領導介紹說,公辦、民辦初中發展的不均衡,造成了教育生態的不平衡,影響了聊城市整體辦學水平的提升。針對這種“倒掛”現象,2019年初,聊城市作出將城區部分民辦初中改制為公辦性質學校的決策,“民改公”改革正式推開。
未雨綢繆,推進改制跨過“敏感點”
  改制伊始,各種擔心和憂慮隨之而來:有些人擔心辦學體制和機制受到沖擊,影響正常辦學秩序;有些人覺得增加了政府負擔,改不好反而會降低教育質量。針對不同層面的擔憂,聊城市委、市政府經過反復論證,確定將文軒中學、東昌中學、文苑中學等3所學校的8個校區作為首批“民改公”學校。
  為確保改制工作平穩推進,聊城市出臺了《關于促進聊城市城區初中教育均衡發展的意見》,成立了改制工作領導小組,從2019年4月27日首次改制領導小組會議始,先后召開各種會議10余次,未雨綢繆,制定了多套方案,優中選優。針對改制學校教職工的各種疑慮,領導小組多次到學校調研、商討,確定堅持“四個基本不變”:學校管理層基本不變,現有學校領導班子至2021年7月底前保持穩定;教師隊伍基本不變,為廣大教師吃上“定心丸”;學校運行機制基本不變,實行原有績效考核和管理辦法;招生規模基本不變,最大限度滿足群眾需求,讓更多學生享受國家優質免費義務教育。這些富有“溫度”的舉措,充分照顧到學校、教職工和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,有效化解了敏感問題,保證了改制期間的穩定和正常的教育教學秩序。
  為防止出現新的 “敏感點”,影響各項舉措的安全落地,聊城市嚴肅政治、組織、財經和工作等“四個紀律”,相關部門、學校做到嚴守紀律、盡職盡責。對改制容易出現的問題進行預判,有效防范各種風險:防范法律風險,聘請法律顧問全程參與改制,確保了各項舉措于法有據;防范輿情風險,強化輿論引導,做好網絡輿情監控和風險研判工作;防范穩定風險,防止引發群體性事件;防范廉潔風險,嚴格清產核資、資金劃轉工作,杜絕徇私舞弊行為。正是對改革易發“敏感點”進行了預判和解決,確保了各項工作的“改而不亂”、平穩運行。
  2019年秋季,3所改制學校的8個校區劃歸屬地教育部門管理,城區公辦初中學校全部實現了劃片招生、就近入學。
各方叫好,“聊城樣板”持續發力
  記者在采訪中感受到,聊城市“民改公”真正惠澤民生,贏得了各方叫好。
  “學校有了好生源,教師的精神狀態比原來好了很多,能夠專心抓管理、抓教學了!”聊城市實驗學校副校長許廣民深有感觸地說。該校初一年級主任夏國婧介紹,原來,她所在學校的教師就是“救火員”,每堂課至少得花10分鐘時間維持課堂紀律,處理學生的各種矛盾糾紛。記者了解到,改制前,2/3的優質生源進入了民辦學校,公辦初中的學生學習基礎差,教師沒有自信。現在實行劃片招生,城區公辦、民辦初中在校生人數比例調整到8:2,優質教育生源進入公辦初中,改善了教育生態,教師的工作熱情被重新點燃。
  “最主要的一點是學校管理和運行機制不變,為學校持續發展奠定了基礎。”文軒中學校長藺懷銀對此連聲稱好。“政策落地后,我心里很踏實,干得更帶勁兒了。”該校教師郝玉霞說,“踏實”源自改革對教師釋放出的各項“紅利”。首先是身份的變化,在職教師全部轉為聘任合同制,工作性質比原來更加穩定。其次,工資待遇全部列入財政預算,將教職工的企業保險轉為事業保險,退休后享受與公辦學校教師同等待遇。這對民辦學校的教師和職工來說是一大驚喜。“學校管理制度不變,干得好就能得到認可。”郝玉霞高興地說。記者了解到,改制后,學校教職工工資(含津貼、補貼等)、校舍租賃費及學生生均公用經費全部由市、區兩級財政承擔。2019年,新增財政投入1.42億元。其中,教師工資1.32億元,校舍租賃費1007萬元。文苑中學教師每人每月平均比原來多領1000多元。
  文軒中學初一(1)班學生王一如的媽媽列舉了學校改制為群眾帶來的好處:消除了入學焦慮,孩子上學更安全了,學費、房租省了,孩子有更多時間休息了,班額縮小了,教師教學更有針對性了,從心理上覺得更公平了。但是,她對此也有自己的期待:“希望政府繼續保持文軒中學在聊城的教育品牌,按教育規律辦學。”針對人民群眾的新期待,聊城市應聲而動。“現在,城區初中形成了以公辦為主、民辦教育為補充的新局面,得到了人民群眾的衷心擁護。”記者了解到,下一步,該市還要規劃新建或者購買校舍,解決原民辦學校租賃辦學場所問題;對民辦學校辦學行為進行規范,保障教師的合法權益;借鑒民辦學校運行機制,改革公辦學校管理和績效分配制度,最大限度激發教育教學活力。
31选与36选混合走势图